券商“龙头”中信证券280亿“补血”方案获批,一把手兼职和大额减值曾引监管“关注”

2021年内的超大型配股融资项目日前获批。

公告显示,中信证券股份的超大规模A股配股申请日前获得监管机构审核通过,此次中信证券拟配股募资的规模不超280亿元。

其中,中信证券拟使用不超190亿元用于发展资本中介业务,不超过50亿元投向子公司,此外还有加强信息系统建设和补充其他营运资金等用途。

重点是资本中介和资管业务

中信本次配股募资最大的投向是资本中介业务,中信证券自己表示:这是公司近年来重点培育的业务方向,收益互换、股权衍生品等创新型资本中介业务已成为公司重要的业务增长点。

此外,融资融券、股票质押等业务也属于资本中介业务,上述业务均需要大量资本支持。

另外,预计还有不超过50亿元增加对子公司的投入。这主要是为筹备设立后的中信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暂定名)和中信期货提供资金支持

2020年末中信证券资产管理规模分别达到1.37万亿元,当年实现管理费收入24.08亿元。

 反馈焦点:张佑君身兼数职问题

中信证券的配股申请早在今年7月就获得监管机构受理。此次审批前,相关部门这次配股申请文件提出过不少问题,要求中信证券反馈意见。

其中,证监会对中信证券董事长、执行委员会委员张佑君同时兼任中信集团、中信股份、中信有限总经理助理,上述兼职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是否影响上市公司独立性,是否违反关于保持上市公司人员独立的相关承诺等问题提出反馈意见。

中信证券回复称,中信集团系中央金融企业,其国有资产管理和财务关系由财政部监管。张佑君先生在中信股份及中信有限担任总经理助理,系集团对下属公司领导班子的统筹安排。他担任多个职务,不存在影响张佑君先生在公司履行董事长、执行委员会委员相关职责的情形,具有合理性和必要性。

另一焦点:去年减值为何大幅提升?

监管机构此前也要求中信证券补充说明:2020年减值计提金额大幅提升的原因,以前年度计提是否充分;结合可比公司情况说明减值计提的充分谨慎性;底层资产相关债务人是否存在信用违约情况,相关减值计提是否充分谨慎等问题。

对此,中信证券先是在反馈意见中详述了它们正在使用的三阶段减值模型。

随后,进一步解释称,2020年12月31日,公司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较2019年末大幅增长163.93%。主要原因系受疫情和资本市场震荡波动的影响,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部分项目信用风险显著上升,维持担保比例明显下降,违约项目增加,划分为第2阶段和第3阶段的项目账面余额较以前年度有所增加。

由此,公司相应计提了减值准备,使得股票质押式回购第2阶段和第3阶段减值准备余额分别较2019年12月31日增长245.59%和159.92%。

同时中信证券还反馈称,报告期内,公司严格按照《企业会计准则》、行业减值指引和公司会计政策,结合所有合理且有依据的信息,审慎进行融出资金的阶段划分;审慎进行参数选择,计量预期信用损失,足额计提减值准备,不存在应计提而未予计提的大额减值情形。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